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手機版 | 郵箱登陸 | 論壇注冊 | 站點導航

集采失信被“拉黑”,華北制藥市值蒸發超17億

根據公告,國家組織藥品聯合采購辦公室成員單位集體審議后,決定將華北制藥列入“違規名單”,取消該企業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參與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活動的申報資格。

發布時間:2021-08-24作者:連萌責任編輯:劉靜

“公司布洛芬緩釋膠囊中選后,雖然公司積極采取了相關措施,但由于現有產能不足,責任單位重視程度不夠,相關注冊和變更政策調整,加之疫情影響,導致公司無法保障正常供應。”在被列入集采“黑名單”之后,8月22日晚,華北制藥(600812.SH)在《關于布洛芬緩釋膠囊集采供應及有關情況說明的公告》中做出上述回應。

兩天前的一紙處罰公告,將華北制藥推至風口浪尖。

8月20日,國家組織藥品聯合采購辦公室發布公告稱,在第三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品種布洛芬緩釋膠囊的中選企業華北制藥在山東省未能按協議供應約定采購量,經相關部門多次約談協商,供應情況仍未改善。該企業于2021年8月11日提出放棄中選資格,造成山東醫療機構反映較為集中和強烈。

根據公告,國家組織藥品聯合采購辦公室成員單位集體審議后,決定將華北制藥列入“違規名單”,取消該企業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參與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活動的申報資格。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華北制藥布洛芬緩釋膠囊中標了7個省市(天津、山西、山東、湖北、湖南、陜西、青海)的集采,中標價格為每盒8.04元(0.3g*30粒/盒),2020年11月陸續執標。

根據集采協議,華北制藥與中選省市首年約定采購量為7975萬粒,協議期限3年,自執行中選結果至2021年8月20日,華北制藥實際供應量為1585萬粒。其中,山東省協議約定采購量為2511萬粒,華北制藥實際供應量為365萬粒。

就布洛芬緩釋膠囊斷供一事,時代周報記者致電華北制藥董秘辦公室,相關工作人員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我們會全力保障其他省份的(布洛芬緩釋膠囊)供應。”

弘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余少波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一般來說,集采超出藥企供應能力的情況是不存在的,無論是藥企本身還是采購部門對供應能力應該都有相對充分的評估。”

據山東省公共資源交易中心通告,華北制藥棄標山東省布洛芬緩釋膠囊的供貨空缺,由珠海潤都制藥股份有限公司替補供應。受斷供消息影響,8月23日,華北制藥鎖死跌停板,最終報收9.11元/股,總市值蒸發17.33億元。

營收貢獻不足0.01% 

華北制藥是中國最大的化學制藥企業之一,前身華北制藥廠是“一五”計劃期間的重點建設項目,1994年在上交所掛牌上市。

2020年8月,華北制藥參與第三批國家集中帶量采購項目的申報。同年8月24日,華北制藥中標了2個品種——布洛芬緩釋膠囊及鹽酸二甲雙胍片。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華北制藥公告發現,公司集采中選的布洛芬緩釋膠囊及鹽酸二甲雙胍片均為2019年獲批通過的仿制藥。華北制藥在2020年年報中指出,公司的鹽酸二甲雙胍片、布洛芬緩釋膠囊在國家藥品集中帶量采購中以最高價中標。

全國藥品集中采購中選結果表(GY-YD2020-1)顯示,布洛芬緩釋膠囊共有4家中選企業,分別為上海信誼天平藥業有限公司、珠海潤都制藥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易亨制藥有限公司和華北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中選價格(每盒)分別為4.8元、4.05元、5.39元和8.04元。

鹽酸二甲雙胍片則有8家中選企業,華北制藥中選規格包裝為0.5g*36片/盒,中選價格為2.35元/盒,供應江蘇、江西、甘肅三省。

前述華北制藥董秘辦工作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除布洛芬緩釋膠囊出現山東省斷供外,其余省份的布洛芬緩釋膠囊依然有供貨,而鹽酸二甲雙胍片仍正常供貨。

華北制藥的布洛芬緩釋膠囊產能擴張較為緩慢。財報數據顯示,布洛芬緩釋膠囊2020年銷售收入為50.22萬元,占華北制藥當年營收的比例僅為0.0044%。

對此,華北制藥方面表示,將加快推進布洛芬緩釋膠囊擴產項目的審批進度,力爭9月底前完成審批,擴產后預計年產能力達1億粒,并加強與該產品其他中選省份的溝通,全力以赴保障該產品在其他中選省份的供應。

近年來,華北制藥的業績表現并不盡如人意。財報數據顯示,2012-2020年間,華北制藥扣非歸母凈利潤僅2015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為正數,其余年份皆為負數。2021年一季報顯示,華北制藥歸母凈利潤為-0.57億元,同比大跌185.74%;扣非歸母凈利潤為-0.73億元,同比大跌255.56%。

集采沖擊藥企估值 

營收貢獻不足0.01%的邊緣藥品,為何還要參與集中采購?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向時代周報記者解釋稱:“對于這些制藥公司來說,最核心的原因是它們要在集采中有一定的占比,從而擁有一定的話語權。”

他表示,能不能進入集采或者說能夠進入集采,市場對藥企的預期都會有比較大的變化,因此,這也是藥企對集采十分重視的原因之一。

自2018年11月開啟首輪藥品集采試點后,藥品帶量采購逐漸走向常態化,速度越來越快,納入集采的品種也越來越多。與此同時,參與藥品集采的醫藥企業也逐漸增多,而中標企業也不再局限于3家,約定采購量、集采周期與中標企業數量掛鉤。

藥品集采對醫藥行業的影響也極為明顯。有市場消息稱,6月28日第五批集采結果公布后,國內外藥企紛紛裁撤或調整銷售團隊。消息傳言的背后,是市場對集采壓縮醫藥企業利潤空間的擔憂。

以恒瑞醫藥(600276.SH)為例,2021年上半年,該公司實現營收132.98億元,同比增長17.58%;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的凈利潤26.68億元,同比增長0.21%。而恒瑞醫藥一季度的凈利潤為14.97億元,由此推算,公司二季度凈利潤約為11.71億元,環比下降21.77%。

對于業績下降的主要原因,恒瑞醫藥在半年報中稱:“公司自2018年以來進入國家集中帶量采購的仿制藥共有28個品種,中選18個品種,中選價平均降幅72.6%,對公司業績造成較大壓力。”

受業績表現影響,恒瑞醫藥股價大幅下跌。自8月20日封鎖跌停板后,恒瑞醫藥8月23日仍未能扭轉頹勢,收報47.18元/股,跌2.64%。

集采正在改變藥企的估值邏輯,同時也是眾多藥企的機遇。

“集采對醫藥行業的利潤影響是比較大的,但是如果集采的量特別大,大規模采購對公司的業績依然有重大影響。”余少波對時代周報記者說,“藥企能夠中選集采藥品,對整個企業的業績比較有利,對估值也會有所影響,主要看集采量的大小和產品利潤的高低。”

江瀚指出,藥企的核心股指主要來自于三個方面,核心研發能力、能否進入集采體系,以及是否有多元化的產品支撐。“研發出叫好叫座的藥品,能夠進入集采體系,可以被醫保支付,同時,又有多元化產品拓展不同的收入來源,這樣的藥企具備較大的發展潛力。”江瀚說。(來源:時代周報)


標簽:制藥,華北,集采,采購,中選
the end
本網站原創,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網聯盟中國”及作者,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回到頂部
食色APP安卓版成人|食色APP下载短视频|食色成人